您的位置 : 爱看吧 > 资讯 > 偏执老公宠妻成宝冷竣寒初画林芳蕊小说在线阅读

偏执老公宠妻成宝冷竣寒初画林芳蕊小说在线阅读

时间:2021-03-11 14:40:03编辑:

一篇非常好看的小说《偏执老公宠妻成宝》在本站上新了,文中主角初画冷竣寒的情感纠葛看了就让人上头,特别着迷,作者林芳蕊的文字像毒药一般让人欲罢不能,赶紧一起阅读起来吧!
初画眼尾飘上一抹红,鼻尖都泛着酸,眉头隆起,眼神焦急。她又伸手放进嘴里,终于“呕”的一声,胃里一阵翻腾,那两颗药混着胃里的酸水被吐了出来。

精疲力尽的靠在门板上,初画扯了张纸擦干净手,心里庆幸,好在她今早上除了那杯水和那两颗药,其他的什么都没吃。不然现在她还得凑上去看。

缓了一会儿,她才起身摁下抽水马桶,转身离开了公厕。

打车回到家,看着眼前的别墅,初画脑中回忆涌动,又想起了父亲临死前说的话。

“画画,爸爸要走了,小陈是个好人,爸爸也警告过他了,他一定会对你好。”

她爸临终前把她嫁给了陈星川,是担心二十岁初入社会的她会过得不好,受人欺负。可她和爸爸怎么都没想到,那个所谓的好人陈星川,其实就是个伪君子!

二十岁的时候她跟陈星川结了婚,搬到了这个她从未来过的城市。

在此之前她并未谈过恋爱,对陈星川也只是依赖,所以在昨天之前,她都未曾跟陈星川发生过关系。

即便是他主动,她也避开了。

初画只想平平淡淡的过日子,她没什么大志向,这辈子平安度过就好了。直到那个女人找上门。

她才知道自己的丈夫原来早在外面有了女人!

还是在跟她结婚之前!

并且还有了孩子!

当时对方挺着个大肚子出现时,初画感觉自己整个世界观都要崩塌了。

她以为那些小三上门逼退原配、倒插门女婿害死岳父鸠占鹊巢的故事都发生在电视里,没想到她自己也会遇上!

想到陈星川和那个女人,初画心里直反胃,有些恶心。

但恶人自有天收,陈星川之前出了一场车祸,当场人就没了,听说是碰上了酒驾,完全是自作自受!

吐出口浊气,摁下密码,初画突然发现密码锁上沾了些东西。

她眉头微皱,离开时明明是干净的,保姆前两天已经辞退了。

唯一的管家前天回了老家,说是今天晚上才到,但现在都没给她发消息,所以不可能是他。

想到什么,初画眸子里闪过了一抹冷意,果不其然,推开门时,客厅里就传来了两人说话的声音。

“楚恋啊,来过来坐下,这房子你觉得怎么样?”这市侩又带着谄媚语气的声音,一听初画就知道是她那婆婆的傅婉的。人不如其名,傅婉这名字真的一点都配不上她婆婆的蛮横。

另一个声音响起,温和有礼,“挺好的,只是阿姨,我们这么过来会不会不太好?”

一听到这个声音,初画猛地推了下门,发出嘭的一声,客厅里刚坐下的两人瞬间看了过来。

看到初画时,傅婉的脸瞬间垮了下来,气势汹汹的时说:“你昨晚上去哪儿了?怎么大早上的从外面回来?”

初画抬眸看她,道:“我早上起来跑步也不行?”

像是听到了什么好笑的事情,坐在傅婉身边、挺着个大肚子的女人笑着说:“什么出去跑步?你跑步还穿裙子?还是,”

她上下打量了初画一眼,眼里闪过一抹鄙夷的光,“还是穿这么暴露的裙子跑步?怕不是跟男人出去鬼混吧!”

初画知道自己穿什么衣裳,可她有资格说这话?

冷笑一声,她道:“自己是什么人,就认为别人也你一样。我再怎么也是要脸的,不会等人死了还大着肚子去找人哭!”

这话摆明就是在说章楚恋自己做小三就算了,还挺着大肚子来找她,简直不要脸。

章楚恋怒目圆瞪,可想到什么,又笑道:“哪又如何?总比你跟星川结婚了这么多年,他人都死了,你到现在还是个处女来的好!”

不知道是不是自己的错觉,初画总觉得章楚恋在说到陈星川离世时,情绪有些不太对。可这会儿她的注意力不在这个地方,而是——

“谁跟你说我是了?”初画冷眼看她,心里却有些虚,毕竟跟她有关系的不是陈星川。

不等章楚恋说话,一旁的傅婉道:“初画,你现在跟星川已经离婚了,现在星川也走了,这件房子不再属于你,你必须搬出去!”

“这是我的房子!你凭什么赶我走?”说起这个,初画心中的恨意更甚。

陈星川临死前跟她签了离婚协议,当时她情绪不太稳定,协议里很多东西并没看清楚,等到陈星川出事后,才知道那协议里面把她爸爸留给她的所有东西,都给了陈星川。

这才有了她想方设法去借种,因为协议里明说,只有她有了陈星川的孩子,才能分到遗产。

当然,她也知道如果真的孩子出来了,傅婉肯定会做DNA,但现在至少她能留下来。

至于之后的事情,那就走一步看一步。

傅婉厉声道:“离婚协议写得很清楚,这些东西都是我儿子的!什么你的!我限你明天之内给我搬出去!”

“不搬。”初画说着,抬手摸了摸自己的肚子,说:“我肚子里现在可是有了陈星川的孩子,协议上也写得很清楚,只要我有了孩子,就不用搬出去,那些遗产也得是我的!”

傅婉一愣,章楚恋怒道:“你说谎!星川哪里跟你发生过关系?”

陈星川明明跟她说过,他并没有跟初画发生过关系。

初画怎么可能怀孕?

“谁跟你说的没有?”

初画笑了一声,手肘撑在了玄关处,靠在上面,说:“陈星川最后一次跟我见面的时候,我们就发生了关系。不过有一说一,他在床上的功夫确实不错,虽说我是第一次,但一点都不痛。难怪你宁愿做小三,也要跟他在一起。”

听她说的有鼻子有眼的,章楚恋有些犹豫,陈星川是不是真的跟初画发生了关系?他为什么没告诉自己?

初画看着章楚恋和傅婉都不说话,手指微微蜷缩,眼神往下瞟了一眼,又说:“我才是他真正的妻子,跟我睡觉不是很正常?你一脸被背叛的表情是什么意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