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爱看吧 > 资讯 > 楚江开云初落小说-娇妻似火夫人她又美又飒在线阅读

楚江开云初落小说-娇妻似火夫人她又美又飒在线阅读

时间:2021-12-29 05:52:00编辑:

小说《娇妻似火:夫人她又美又飒》一本由小编推荐分享给大家,文中主角云初落楚江开的情节由作者拈花微笑编著而成,故事很动人,内涵且非常有意思,小编在这里强烈推荐给大家阅读!
怎么可能?

蹲了五年大牢的人,身材比她好,长相比她好,皮肤比她好,还比她有钱,

这不是一般的有钱!

座驾是一辆劳斯莱斯白银和四辆奥迪a8,

价值过亿!

而车牌更贵,白底黑字军方车牌,四辆车是连号的,

就连苏杭军区首长都用不起,

云家这种资产堪堪过亿的小家族,只有几个充门面的豪车挂在公司名下。

震撼,

太震撼了!

云家人纷纷认为不可能,

她的父亲云澜道:

“我们家落落顽劣不堪,把怀孕的继母推下楼梯,我们不能包庇她,只好让警察把她带走了。她在狱中也不听话好好改造,没两个月就死了。”

她的父亲,刚一见面就指责她心思歹毒,死的活该。

云澜也不看他这个阔别五年的女儿,眼馋她身后的豪车,

口水都快要流下来了。

继母李芸芸眼底的厌恶一闪而逝,搂着云澜的胳膊:

“五年了,我已经不记恨落落了!孩子回来了就好!”

云潇意计上心头,对云澜撒娇道:

“爸,落姐姐回来了,肯定是求你认错的!还给你带了那么多豪车,你就原谅她吧。”

云澜心领神会的点了点头,

默认五辆车都落到了云家手里,大言不惭道:

“落落,既然你回来了,就应该帮衬家族,你开那么多车太浪费了。你妹妹快要和叶家公子订婚了,我们云家不能寒酸,这辆劳斯莱斯给她用。”

云胜天立刻道:“爸,我也不用那么好的车,给我一辆奥迪出差就行!”

二叔云横赶紧道:“侄女儿就是贴心,我也需要一辆,公司那辆奔驰太老了。”

三叔云厉道:“我本来不想要的,但是你既然都送过来了,我也就只好笑纳了。”

爷爷云沧海咳一下:“我用奥迪就行。”

云初落不禁冷笑,

云家人的无耻,还真的是突破了她的认知,

把她的东西安排的明明白白!

这些人全都认为她还是从前懦弱好欺负的小孩子。

“如果,我说不愿意呢?”

云初落冷冷道,目光中带着森森寒气,

只有姐姐,才有资格坐她的车,

云家人气急败坏:

“你一个人能用得了那么多车吗?”

“听话,别惹你爸妈生气,当心不让你进门!”

“你看你后母人多好,已经原谅你了,你还作!”

……

一个比一个假,云初落转身就走,继母李芸芸拦住她:

“落落,你让我掉了个孩子,那可是你的亲弟弟呀,赔我们几辆车怎么啦?”

云初落拿着一串车钥匙,

李芸芸伸手拿:“我就知道你这孩子人好。”

在李芸芸手拿到之前,云初落把钥匙装回了口袋,李芸芸没拿到钥匙,觉得丢人,故意摔倒在地,破口大骂:

“你这个不孝女,克死了亲妈,五年前害得我流产,现在又想要摔死我!”

云澜看着心爱的女人摔倒,气的脸色铁青:

“你疯了!五年前没有害死芸芸,现在又来?”

云初落冷笑:“我的手连她的衣角都没有碰到,是她自己摔的!五年前也是一样!”

云澜指责云初落:“白芷薇怎么有你这么恶毒的女儿?”

云初落眼神锋利如刀,

看的云澜胆寒:

“你没有资格提我妈,你和李芸芸在她病床前偷情,她心脏病发,被你们活活气死了。

就因为她不会跪在地上给你换鞋,不会给你洗袜子,不会大晚上的给你包饺子,你就认为她大小姐脾气,她不是个好妻子,她不爱你!

云家能住别墅,云家的孩子能留学,靠的是我妈经营赚到的钱,如果没有我妈,云氏早就倒了好几回!

你的董事长位置,是从我妈手里抢来的!

而你,是怎么回报我妈的?

和她结婚之前就勾搭上了她的闺蜜,生出来的孩子比我们姐妹都大。

她生病你从来没有端过一杯水,只会嫌她生了病脾气不好,住到外面。

到最后,还气死了她。

在她死后,为了逼迫她的长女云归晚嫁给段家的植物人换一笔彩礼钱,她自己摔倒流产,居然威胁我姐姐如果不嫁就把我送进监狱。

我姐姐嫁了段家,

而你却不守信用,还是把我送进监狱!

我云初落怎么会有你这么恶毒的父亲,

我母亲白芷薇怎么会有你这么恶毒的丈夫?”

声声泣血,是她积压十多年的痛,比子弹卡在心脏旁边还痛。

可云澜,

云家人,都只是嫌恶的责怪她:

都过去那么久了,还提它做什么?

尤其是云澜暴喝一声:

“够了!我养你那么大,就是让你顶撞我?云初落,你气死了你母亲,是不是还得气死我这个做父亲的才满意?”

颠倒黑白!

不要脸!

这种人怎么会成为她的父亲?

齿冷,

心寒,

家人,从此从她的心上完全被抹除了!

云初落对李芸芸道:

“后妈,你肚子里的孩子到底怎么回事,你自己知道。”

李芸芸被锋利如霜的眼神看着害怕,浑身抖的像筛糠。

“云初落,你看看你说的是人话吗?证据呢?我云家的清誉都让你毁了。你现在把车留下,滚出去好好反省!”

云澜被揭短,气的手指着云初落的鼻子。

二婶苏-静芳指责道:“落落,几辆车而已,你不能不顾念亲情!你怎么能和你父亲这么说话?”

三婶周雯责怪道:“落落,你大庭广众之下说这种话,让其他人怎么看我们。这种事情要是传出去,咱们家还怎么做人,不能乱说呀!”

从前,她也以为二婶三婶是为了她好,为了云家的名声。

但是她母亲过世,两个人合起伙来先去银行把她妈卡里的钱全部转走了,就连她妈脖子上的金项链,

也扯下来拿去卖了。

她到最后,能留下关于母亲的只剩下了记忆。

云初落被气笑了:

“云家的脸面,和我有什么关系?”

二叔云横道:“落落,一家人打断骨头连着筋,别太过分了。”

三叔云厉冷哼一声:“落落,你这是发达了就不认我们这些穷亲戚了。”

她妈当初刚查出来病,就被两个叔叔联合起来架空了人事和财政两项大权。

云初落冷冷道:

“我回来不是为了认亲,你们这些敲骨吸髓踩着我们荣华富贵的人,不是我的亲戚!”

“反了天了,看我怎么教训你!”

李芸芸扯下来胸前的胸针,冲上去要刮花云初落完美无瑕的脸,扎穿她的声带。

云初落反手把她推倒,胸针在她自己脸上划了长长一道,血流了一脸。

李芸芸尖叫:

“我的脸,贱人,你居然敢!”

云胜天暴怒:“云初落,你居然敢打我妈?”

云初落漫不经心的抖了抖手上不存在的灰,轻蔑道:

“我打就打了,还管她是不是你妈?”

云胜天把李芸芸扶起来,拿过云沧海的拐杖就要打云初落:

“我替父亲教训这个贱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