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爱看吧 > 资讯 > 寡妇靠卖菜嫁给丞相章节阅读-何文昭花苗苗最新章节

寡妇靠卖菜嫁给丞相章节阅读-何文昭花苗苗最新章节

时间:2021-04-02 08:48:00编辑:

周三来了,小编不允许你连《寡妇靠卖菜嫁给丞相》都不知道,水凝成霜正是《寡妇靠卖菜嫁给丞相》的作者,本书主要讲述了花苗苗何文昭的爱恨缠绵,正是这种真实的情感,格外的能打动读者,不信?那你就快来829阅读看看《寡妇靠卖菜嫁给丞相》吧!
微黄的铜镜里,一个姿容颇为不俗的女人披散着黑发,鹅蛋脸白皙光滑,一双美目顾盼流转间满是风情,挺直的琼鼻,粉嫩的双唇,看起来跟昨日那个清秀的村妇已是有了极大的不同。

怎么回事?

花苗苗怔愣在凳子上,怎么会仅仅一晚上的时间她的变化会如此之大?

想起昨晚睡觉前她吃的那个果子,莫非是那个果子的效果?盯着镜子里那个美丽的自己,花苗苗又是开心又是有些不安,开心的是毕竟女人都是爱美的,不安的是自己的容貌再加上自己这个寡妇的身份在村子里怕是会招来一些不必要的麻烦。

想到这里,花苗苗叹了口气,却也没想到什么别的办法。

“苗苗?”等穿戴好衣物,便听见张氏在外面喊自己。

“哎,来了!”答应一声,花苗苗便快步走了出去。

来到菜园边,见张氏和李大柱都在盯着一个地方满脸的惊讶之色,花苗苗看过去,昨天早上那块土地里的小菜苗还只有巴掌高,如今已是长了起来看样子再有几天就能吃了。

“苗苗,这,这是怎么回事啊?”张氏有些结巴,刚刚她和老头子在这里拔杂草,明明昨天早上她浇水的时候还是很小的啊,怎么自己一个没注意这奇怪的菜已经长得这么大了。

“娘,”瞬息间,花苗苗便已经想好了说辞,她走过来看着地里的菜说:“娘,这是前几天我在山上发现的种子,我看着像是以前文石教我认识的一种菜便将这菜种带了回来种下,没想到竟是这么神奇的种子。”

花苗苗在心里给自己点了个攒,她知道二老都不识字,只要搬出李文石他们是一定会相信的,果然,听见花苗苗的话,两人都平静下来,李大柱问:“苗苗,这是什么菜啊?”

“这是一种叫花菜的菜,看书上说的是可以炒着吃,味道还不错哩!”花苗苗回答,说完在心里偷偷笑了笑。

这是,张氏抬头看着花苗苗奇怪地问:“苗苗,你咋把头发剪了?”听见张氏的问话,花苗苗伸手摸了摸快要遮住眼睛的刘海笑着说:“我昨天去镇子上,看有的姐姐们都是这样,我便也将头发剪了一些。”

故意将头发剪了个刘海稍稍遮掩了一些,花苗苗感觉有了些安全感。

“嗯,是还不错。”张氏点点头,她有些奇怪怎么今天看着苗苗感觉有些不对劲呢,怎么感觉像是变得好看了?

吃完午饭,花苗苗跟张氏商量了一下打算将院子边的菜园子再扩大一点,原本的菜园子在屋子的右边,平时都是从院子墙上开的小门里进出,他们家住的这一块并没有挨着其他人家,事实上,桃花村地方大但是却只有三十来户人家,而且他们各家各户住的都比较零散,只有还未分家的才会将屋子盖子一起。

他们家的菜园子并不大,种的菜也只是够家里几个人吃罢了,而现在,花苗苗打算种些菜拿去卖,那肯定要多种一些了,再加上她拿了一些种子在空间里的红土地上实验出了很不错的效果,那以后肯定是要大量种植的。

只是目前她不想太引人注意,不想因为这些新品种的菜而招来不必要的麻烦,等到她有了合适安排便不用担心了。

听完花苗苗的解释,张氏和李大柱都点头表示同意,如今这家里要全部依靠花苗苗,见她这样能干,二老心里又是欢喜又是愧疚。

说做就做,当天下午,三人便拿着锄头和镰刀在菜园子旁忙碌着。

李大柱和张氏负责清除周围的杂草,花苗苗则是拿着翻地专用的大锄头将原本坚硬的地都翻了起来。

“咯咯咯~”家中的三只母鸡像是知道什么似得全都跑了过来,在花苗苗的锄头前打着转。

“咯~咯咯~”一只黑毛母鸡见花苗苗翻起的泥土上扭动着一条蚯蚓,又快有准地伸嘴将蚯蚓叼走了,其他两只母鸡见状也都凑到花苗苗的锄头前‘咯咯咯’地叫了起来,那贪吃的模样看的花苗苗直发笑。

坐在院子里的何文昭听着从墙外传来的清脆的笑声,竟也不自觉跟着扬起了唇,就在此时,‘咕~咕咕~’几声鸽子的叫声吸引了何文昭的注意,抬起头四处寻找着,发现一只全身灰色头上一点白毛的胖乎乎的鸽子正停在墙头上,蹲在那里歪着头似乎是在打量着自己。

是阿福!何文昭激动起来,这只鸽子正是他训练了三年的鸽子阿福,没想到它竟能找到这里!

将手靠近嘴边打了个呼哨,之间那鸽子原本有些呆呆的眼神顿时明亮起来,精神十足地朝着何文昭飞了过来。

伸出胳膊接住阿福,何文昭发现阿福的腿上什么也没有,他在心中思索一番便知道找他的人肯定在这附近,阿福是跟着他们来的,但是却自己飞着找到了他。

“乖阿福,你真聪明!”何文昭难得的露出笑容,将阿福放到肩膀上,杵着木棍走进了他睡觉的房间。

李家并没有多余的屋子给何文昭住,因此,他们便将何文昭安排在了原先李文石的书房里。

从书架上取下纸笔,何文昭写了几行字,将纸条用细线牢牢地绑在阿福的腿上,走出屋外一扬胳膊,阿福便展翅往一个方向飞去了。

此时,运城府衙里,一间厢房内。

“阿进,还未找到公子吗?”一个身穿墨蓝色长衫的中年男子坐在椅子上看向面前站着的几人。

“回大人,属下等还未发现公子的行踪。”一个身穿灰色布衣的男人回道。

“相爷如今的身体已是越发危机了,而三公子又是在一旁虎视眈眈,上次公子遇袭的是多半是三公子所为。”中年男子语气严肃地说:“我们一定要尽快找到大公子,如今大公子稳居尚书之职很有可能会接替老相爷的位子,府中之事还需大公子出面,否则,我们都将性命难保!”

“是,属下等一定尽快找到大公子!”

说罢,几人便都退了下去。

中年男子起身,走到窗边,推开窗户,这刘知府的后花园修的甚是好看,假山流水,果树亭台,如今正是郁郁葱葱。

“咕~”一声格子的声音传来,中年男子知道,是阿福回来了,自从他们循着踪迹找到这里,每天早上阿福便会飞出去,直到傍晚才会回来。

见阿福飞了回来,中年男子伸出胳膊接住阿福,眼睛一扫,却是看见阿福原本空荡荡的腿上不知被谁绑了一个纸条。

中年男子顿时惊喜起来,他知道,能在阿福腿上绑东西的全相府里就只有三个人,除了自己和老相爷那就只有....

想着,中年男子赶紧将纸条拿了下来,打开,纸上的字是那么熟悉。

‘桃花村,李大柱家,暂时不便相间,有事让阿福传话。’

只一行字,却叫中年男子心中一紧,什么叫不便相间?难道大公子受伤了吗?还是出了什么事?

不敢怠慢,中年男子立马走到书案前,提起笔写下几行字,吹了吹,待墨汁干了,便马上将纸条绑在阿福腿上,让它送信去了。

另一边,晚上,干了一下午活的几人都已经精疲力尽了,便都早早地歇下了。

书房里,何文昭和衣坐在床上,屋中的窗户打开着,像是在等待着什么?

‘扑棱棱’鸟雀飞行的声音传来,月光下,阿福扇着翅膀,带动着肥胖的身子‘咕咕’叫着飞进了何文昭的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