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爱看吧 > 资讯 > 泽世芳苑by晴芳悦小说在线阅读

泽世芳苑by晴芳悦小说在线阅读

时间:2021-03-04 23:06:16编辑:

非常有看点的一篇好文《泽世芳苑》在作者晴芳悦的笔下描述趣味十足,情节动人,主角夏安荨白仲锦的人物塑造的很深刻,故事的背景设定也非常有意思,相信是一本读来会让人上瘾的好文!
不多时和守城的侍卫招呼后,两人上城楼查看。虽说平民百姓没有资格上去,不过现在是非常时刻,城内富贾士绅团结一致对外,本就兵力不足,县官大人也就默许让当地自发组建的民兵家丁上城楼守卫换防,以解决燃眉之急。

楚延指着前方说:“秋原城很小,城门修得很坚固易守难攻,一般他们想从前方攻入比较困难,弓弩之类的也都准备得比较多,在武器方面没有什么太大的问题。进城的人一般都经过严格排查。相信这次一定会让他们惨败。”

白仲锦站在城楼上四处张望发现秋原城山峦险峻,是个要塞之地,在上面看视野宽阔,景色极佳,百姓生活平静。

不解地问:“按理说这里位置再怎么特殊,那些贼寇有再大的胆子也不敢这么光明正大的攻城略地,这不是公然叛乱吗?如果只是冲着钱财来的话定不会这么光明正大的攻入,除非他们通敌叛乱,不然怎敢这么嚣张。”

被白仲锦这么一问楚延有些摸不着头脑,他本就粗人一个,想事情也不会如此细致。又无法反驳。只是略微愤怒说道:“不管贼寇怎么进攻,这次肯定要挫下他们的锐气看那些人还这么嚣张不。”

白仲锦摇头说:“这事情肯定不像表面那么简单,能否细说下,我想知道事情的来龙去脉。这样才好想应对之法。”

楚延虽然不信任他,但秋原城遇袭这件事也不是什么秘密,便大致说了事情的原委。

原来贼寇每次来都是黑衣蒙面,没有人知道他们有多少人,也不知道长相。来去都很神秘,每次掠夺财物从不伤人,也不抢夺普通百姓。他们发难的对象都是城里的大户。

抢夺的次数也不频繁,普通老百姓倒是没什么怨言,那些富庶的乡绅富豪恨他们恨得牙痒痒。可贼寇每次都没有闹出什么人命,大家无可奈何,只能是忍忍就当是破财免灾。

最近那些贼人有些反常,不仅公然发出挑战,还杀了一些人放到城门口示众。百姓整日诚惶诚恐,由于护城兵力不足,是以城内戒严,城门比平常早关闭一个时辰。城内屯粮的,练兵的,各种自发防御,一时人心惶惶。大户人家都自发将自家的一些看家护院的得力好手轮流送上城楼一起值夜。

白钟锦又问道:“夏家有没有被劫掠过?”

楚延答道:“没有,虽然没有,老爷还是不放心,防御屯粮都没有落下。”

登高四望,白仲锦踱步思虑感觉事情处处透着古怪不合常理,必定要弄清迷雾下的真相。只有弄清事情的原委才能彻底解决。白仲锦想去探查下说道:“楚大哥,事情恐怕没有我们想得那么简单,我想出城去查看一番。”

“我也一起。以防你通敌。”楚延有些不信任。

白仲锦点头应允:“有你相随,我也放心。”他在心里暗自想这地方陌生,有个本地人跟着也能更快找到突破口,早日查明事情的真相。让城中恢复平静。

次日向夏老爷禀明事情的原委后,两人骑马出城而去。一路上楚延没有像作日那般针对白仲锦,心里有些不情愿,也没有像昨日一样随时爆发,气氛缓和了不少。白仲锦说话总是温文而礼让他找不到发难的理由。

出城门不远后白仲锦环顾四周问道:“这里有没有一些受过灾害,或者是生活特别困难的地方。”

楚延有些不解他问这些做什么,疑惑回答:“有的,几个月前,发了洪水,淹了不少村子,我们秋原城地势比较高城内没受什么影响,那些靠河不远的村子被淹得很惨,离我们这里大概三十里的地方尤其严重,我们老爷还捐了不少钱粮去救济,听说现在还没缓过来呢。”说起洪灾楚延连连叹气。

白仲锦若有所思:“麻烦带路,去看看那里现在怎么样了。”

虽然不知道他要做什么,楚延还是依他所说,向灾区方向前行。一路上两走走停停,脚程不快。楚延有些不明他想做什么,像是游山玩水。几次都想快马加鞭赶路都被白仲锦拦了下来,让他稍稍静下心看看风景。

他们走了大半天离城内已经很远了,白仲锦环顾四周,有一种奇怪的感觉涌上心头。现在正是农忙的时候,周围的田间地头有种人迹罕至的感觉,田地内杂草丛生,恣意生长的野草都莫过了膝盖。水渠好像也已经荒废,没人打理。他皱眉不解道:“这里的田地怎么肆意荒废,没人打理。”

楚延下马走进田地查看一番回来道:“这不正常,这里都是良田没有荒废的道理。洪灾已经过去很久,早就缓过来了。我们去前面找个人家问问。”连楚延都觉得不正常白仲锦心里越发的透着不安。

一连走了几里地才在一个岔路口查到一户人家,前去敲门,敲了半天只见一个上了年纪的老头开门。白仲锦上前施礼道:“不好意思,打扰您了,我们路过,能否讨碗水喝。”

老头见他品貌不凡,欣然请他们进屋歇息片刻。

白仲锦没有拒绝赶忙道谢随老人进屋,屋内陈设简陋,老人有些不好意思,连连说让他们不要嫌弃。白仲锦道:“老人家您招待我们,感谢还来不急呢!听说你们这糟了灾害,田地都好像荒废了,是不是现在还没缓过来?”

听到白仲锦的提问,老人显得有些欲言又止,赶忙去院们口查看是否有人,见没人路过又迅速关上了院门。看到老人举止奇怪两人面面相觑,觉察到了些古怪。老人把院门关好进来说:“你们二位是做什么的,怎么关心我们乡下人田间地头的事?”

“是这样的,老爷叫我们下地头看看地里的收成,因为这附近受过灾,老爷让我们根据收成情况做相应的减免租金。”见楚延要说话白仲锦怕他说出什么纰漏抢先答话。硬生生的让他把嘴边的话憋了回去。

老人没有疑心叹气说道:“今年各位大老爷应该收不到粮食田租,我们这没人种粮了。”见老人话中透着话,楚延有些不满:“这么好的地你们就这么荒废了,吃什么。秋原城内大户人家捐了不少钱粮,官府也给你们免税了,这么好的条件还不好好种地,你们也太懒了吧。”

老人急忙做了禁声的动作让他们小声说话,然后解释说:“两位你们误会了,不是我们不想种而是种不了。看着这么好的地长草荒废,老朽也很心痛啊!”

见老人有些激动白仲锦安慰道:“老人家您别激动,我们也是第一次来不了解情况,不是有意惹您生气的,说错了什么希望您能原谅,不介意的话,希望您能说给我们听听。您放心我们不会外传的。”老人低头似乎下了很大决心点头同意,说起了事情发生的原委。